在这里读懂中国 “三农”

他注册“陆游”和“崔莺莺”两个商标,竟然是……

来源: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2017-07-14 20:30:19 标签: 老锄头
在今年三月农业部举办的农民手机应用技能培训周启动仪式上,有这样一个身影格外引人注目,他身着一身鲜明的传统农夫行头

       在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用户中,有这样一位身着一身农夫行头,戴着斗笠,手里拿着锄头的用户经常出现在各类农产品电商培训会场,他拿下了“陆游”和“崔莺莺”两个品牌,又曾与农业部领导交谈合影,他是大学生返乡创新创业的代表:李锋。
 
       在今年三月农业部举办的农民手机应用技能培训周启动仪式上,有这样一个身影格外引人注目,他身着一身鲜明的传统农夫行头,身披黄色上衣,头带斗笠,手擒锄头,引发关注。头上戴的近视眼镜和言语间流露出的见识暴露了他,他属于大学生返乡创业的新农民,他是安国市老锄头山药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李锋,也是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农产品电商平台的忠实用户和官方信息员。
 
1
 
       农村孩子梦想
 
       和每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一样, 李锋最初的梦想并不是成为成为农民。
 
       五年前他还在中国最富庶的省份之一——浙江省一家汽车公司从事营销策划工作,工作风生水起,日子风风火火。更早前的2000年,他从河北来到江西读大学,完成了小时候读大学的梦想。
  
       李锋出生于华北大地上一个普通的农村——河北省安国市张乡村,无论是寒冬腊月的深夜跟着母亲到地理检查韭菜棚的保温情况,还是与弟弟拉着柴油机带着化肥赶到地里浇水,他都深刻体会过父母农耕劳作的辛苦。
 
       家里人都说,读书是最好的出路。李锋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在外求学、工作、娶妻、生子,可谓格外顺利,实现了农村孩子的逆袭。
 
2
 
       城市并非是他的终点
 
       几乎所有在农村长大的孩子都向往城市,李锋也不例外,但他后来发现,城市并非是自己的终点。2004年毕业后已经在浙江工作的李锋,回老家的时候发现,农村正在产生很大变化:农作物种植成本升高,而且小白嘴山药等农产品并不总能卖出好价格,“安国山药品种吃过的人会过目不忘,没吃过的人不知道品种。村里人大多是种植的好把式,也想创品牌、走出去,但显得力不从心。”李锋解释,好东西卖不出好价格,他希望跟农民合作,种植户负责种出好产品,而李锋自己负责采购和销售。
 
       2016年秋天,李锋决定回家创办合作社。李锋的营销长处和农户的种植经验结合到了一起。
 
 
       2016年4月份,李锋成立合作社,有着丰富营销经验的他首先给自己的合作社取了个好名字“老锄头”,寓意种植经验丰富的农民。作为合格的老营销,李锋对很多元素都很敏感,合作社创立的4月14日,他联想为“试一试”。这一次试水也总体上获得了成功。
 
“打造农业品牌效应。”
 
3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2016年5月份,李锋接触到了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等上百个涉农电商网站,经过一段时间筛选对比,他发现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最好用,能收到很多咨询电话。一年多时间,李锋的合作社社员从最初的五人扩大到五六十人。他形容自己的成绩是站在了巨人肩膀上,他认为自己在农业创新创业过程中的很多环节都与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有关联,尤其在他塑造合作社品牌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老锄头可视化形象的第一次亮相就是在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邯郸峰会。在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上,他每天产品都刷新两三次信息,定期发布企业新闻,并通过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观察浏览数据。“每条新闻的浏览量都能达到10000以上。”李锋表示。他还参加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农业产业链峰会和农业部组织手机应用技能培训等多次活动。
 
       李锋认为,要与众不同才能被人记住,农产品差异化标准化程度比较低,对价格敏感,而建立品牌之后,能够匹配更精准更高需求的客户,增加产品附加值。他认为,对于大多数农产品初创企业来说,宣传还是短板,他希望通过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满足技术和经验分享等用户种植交易之外的更多需求,带领500多万用户再上一层楼。
 
 
       在产品方面,李锋的合作社做到了统一培训、统一采购、统一销售。由安国市农业局工作人员提供指导,对农业社农户所种植的的山药农药使用等方面都做到了详细规范,并做到可追溯,消除农户侥幸心理,把控种植户产品品质。
 
       李锋正在面向市场用户细分品牌,他注册了“陆游”“崔莺莺”两个品牌,其中,崔莺莺计划定位于女性化功能产品,陆游计划打造成为面向中老年的品牌。山药粉、山药片等深加工产品也已经在李锋的计划中。
 
       作为一名返乡创新创业的大学生代表,李锋表示,“在上海铭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农产品电商平台的帮助下,已经开了一个好头。农业的想象空间很大,如果再给我五六年,还能干的更好。”
推荐阅读